鲑鱼归鱼

2018-10-23 13:47 作者:林清玄 点击:579 次

 

 

朋友开车带我从西温哥华到北温哥华,路过一座大桥,特别停车,步行到桥上看河水。
 
 河水并无异样,清澈悠然地穿过树林。
 
 “到秋天的时候来看,这条河整个变成红色,所以本地人也叫作血河。”朋友说。
 
 原来,到每年九月的时候,海里的蛙鱼开始溯河而上,奋力游到河的上游产卵。娃鱼的头是翠绿色,背部是蓝灰色,腹部是银白色,但是一到产卵季溯溪上游的时候,全身都会转变成红色,愈来愈红,红得就像秋天飘落的枫叶一样。
 
 在拥挤向上游的过程,一些畦鱼会力尽而死在半途;一些会皮肤破裂,露出血红的肉来;还有一些会被沿途鸟兽吃掉;最终能到上游产卵的只是极少数。
 
 虔信佛教的朋友说,他第一次到河边看鲜鱼回游,见及那悲壮激烈的场面,看到枫与血交染的颜色,忍不住感动得流下泪来,如今站在河水清澄的桥面上,仿佛还看到当时那撼人的的画面。
 
 娃鱼为什么从大海溯溪回游?至今科学家还不能完全解开其中的谜。
 
 但是,我的朋友却有一个浪漫感性的说法,他说:“娃鱼是在回故乡,所以畦鱼也可以说是归鱼。”
 
 蛙鱼是在河流的水源地出生,在它成长的过程中不断地游向大海,虽然在海中也能自由地生活,在最后一季总要奋力地游回故乡,在淡水产卵,乃至死亡。初生的娃鱼在河中并没有充足的食物,因此初生时是以父母亲的尸体为食物而长大的。
 
 朋友说:“可惜你不是秋天来温哥华,否则就可以看到那壮丽的场面。”
 
 我虽然看不见那壮丽的场面,光凭想像也仿佛亲临了。
 
 不只是鱼吧!凡是世间的有情,都不免对故乡有一种复杂的情感,在某一个时空呼唤着众生的“归去”,只是很少众生像蛙鱼选择了那么壮烈、无悔、绝美的方式。
 
 我们在娃鱼那回乡的河流中,多少都可以照见自己的面影吧!
Copyright © 2014  北京101中学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11号 邮编100091